夜殇璃

热热热热热热热热热热热热热热热热热热热死我了

为君 第二章

————蓝家大牢内
“阿瑶,喜欢吗?”蓝曦臣把一个精致的小暖炉放到金光瑶手中。

“啊啊”金光瑶捧着暖炉开心的点着头,眼睛笑得弯弯的。

蓝曦臣疼爱地摸着金光瑶的头,〔若不是我,你。。也不会如此。〕

“啊啊呜。。”金光瑶扯了扯蓝曦臣的衣服,指着外面的飘雪。

“乖,。。过些时候带你出去。。”蓝曦臣将人拉至怀中,吻着金光瑶的眉心说道。

“呜。。”金光瑶懂事的点点头。

——————颜家府门
“念善,你不用在家再养养吗?”颜母不舍地拉着自家儿子的手说道。

“母亲,宗内事物繁忙,阿善已经出来多时,师兄弟们是要说的。”苏涉好言安慰着颜母。

“夫人,你就让他去吧。”颜父也出声说道。

“那好吧,记得常给家中写信”颜母听着两人的言辞,只得作罢。

“父亲,母亲,你们进屋吧。”苏涉向着原主的父母拟了个揖,御剑而去。

“阿善,长本事了。”颜父拉着颜母的手进门说道。

“宗主,等悯善。。”苏涉御剑赶至蓝家。

我也想要大粗长,奈何三次元啊啊啊啊。

断更

无常[假如敛芳尊重活一次]

为君  苏瑶

断更

再更等八月吧,外婆说再碰手机,再碰,就砸了。

这让我想起小学时被砸的电视机。

她是玩真的,我惹不起。

可怜我,找题都不能用小猿了。。

泪奔。。。˚‧º·(˚ ˃̣̣̥᷄⌓˂̣̣̥᷅ )‧º·˚(╥╯﹏╰╥)ง( 。ớ ₃ờ)ھ

(╥_╥)

无常 第十一章 莲花坞

时间,人物,错乱,呵呵。 ooc  ooc  ooc……不知道怎么写虞夫人啊啊啊啊啊啊。。。。。

——————莲花坞内

“温宁,你上次不是说,一个人来吗?”魏无羡目光打量着温宁身旁的温维瑶,好奇地问道。

“魏。。。。。公子。。。我。。。”温宁结巴地解释着,一时也说不出理由。

其实温宁也没办法,本来只是偷偷溜出来,没想到半路遇到小公子,也吵着要过来。上次只是在家宴见过面,聊过几句,天晓得小公子为什么记得他这个小透明。

“哼,别解释了,只要不惹事就行。” 江澄听着温宁的解释,不耐烦地说道。

“小。。。公。。”温宁,小心翼翼看向温维瑶。

“无事,一块去玩吧”温维瑶脸上仍是三分笑意,说着拉着温宁,同江家其他小辈玩去了。

“。。。。”江澄看着被拉走的温宁一阵不爽。。

“欸,你该不会看上人家温宁了吧”魏无羡碰了碰身边黑了脸的江澄。。

“滚。”江澄拿着手里的弓,赶着魏无羡。

“嘿,我的风筝。。。”

“看我的。。”

“欸欸 你的风筝。。。”

莲花坞内一众少年,比赛着谁的风筝远,谁又能射中。。。殊不知一只带着太阳图案的风筝向远处飞去。

温维瑶盯着那只飞去的风筝,若有所思,〔既然我重生,再不会让你,因为这么荒唐的理由被讨伐。。。〕

射日之征,不会再有。

————莲花坞外

王灵娇拿着手中的风筝 〔云梦,江家。。。〕,笑得一干下人不寒而栗。

“你,去带着风筝找它原来的主人”王灵娇随手,呼来一个下人 把风筝交给他。

“是”下人接过风筝 向江家跑去。

————不多时,江府内

“虞夫人,这可是从你们莲花坞中出来的风筝,”王灵娇拿着手中的茶杯把玩着,“拿我们温家家徽,戏耍,不用道歉吗?”眼神中净是不屑。

“少年游戏,无知 ,是我管教不严 ,我虞紫鸢代他们道歉。”虞夫人品了口茶回道。心下的火不知蹿了几丈高,〔区区妾室,也敢来云梦撒野。。。〕

“哦,那虞夫人就打算这么过了,不用把人交给我,让我好好处置吗”王灵娇得理不饶人地追问道,话语中带着十足的不屑,与蔑视。

“啪”地一声,王灵娇的脸上一个红红的巴掌印。

“你。。。。”王灵娇顿时气得不知说什么好,手干指着眼前的人。

“你不过是个妾而已,没资格在这蹬鼻子上脸。”温维瑶掏出手帕,擦着手说道。

“虞夫人,是晚辈等无礼了”温维瑶回头向虞紫鸢施了个礼。

“无事,”虞夫人看着不知何时出现的少年,心下的火顿时少了一半。

“小。。。公子。。”温宁急急忙忙地找了出来。

刚听完家仆的禀报,说温晁的爱妾王灵娇来了,小公子便不见了人影,回去怎么向阿姐和宗主交待。温宁不知如何是好,急得都快哭了。

“急什么,没准他正在前厅呢。”江澄看着眼前的人的模样,有些心疼 就在旁边出声提醒。

“王   .。。。。灵”温宁正巧看到温维瑶打王灵娇的那一幕 ,怎么办,温宁又想哭了。小公子是宗主的心头肉,王灵娇是温晁的爱妾,这两人都惹不起,打起来帮谁啊?











刚和密友聊完天,才知道自己成绩差 ,不多说了,好好念书去了。

为君 [苏瑶]

看到一个曦瑶梗,然后结局be,之后就开了这个脑洞。

呵呵。就要ooc,ooc……      故事发生观音庙一役后,而金光瑶未死,手臂未断。

我主的是苏瑶    是苏瑶    苏瑶    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。苏哥哥真的很好,很好,很好。

不知道是长篇还是短篇,看读者。每周五更新。

嘻嘻:: ೖ(⑅σ̑ᴗσ̑)ೖ ::你有freestyle吗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第一章

眼前一片昏暗,苏涉费力地睁开双眼,却发现自己早已不在观音庙。“宗主。。!”没有考虑自己为何没死,只一心想着金光瑶。

“公子醒了,公子醒了!”周围的家仆,听到苏涉的声音,急忙向老爷夫人禀报。

苏涉费力地支起身子,才发现自己不在本家,而且声音也不是自己的。〔怎么回事?〕盯着自己手发呆。

——————蓝家的大牢中

最深处的牢房内,一床厚厚的被子,一小团拱起。被中的人瑟瑟发抖,眉间的丹砂早已模糊不清。

蓝曦臣提着灯笼,拿着几瓶上好的药,来到牢中。

“阿瑶。。”蓝曦臣轻轻唤着被中的人。

从被中透出一个小脑袋,“啊啊   呜呜”

金光瑶嘴巴张了张,却没有完整的话吐露出来。

蓝曦臣细心地替他擦药,听着耳边的啊呜的声音,心中不免一阵疼痛。他的阿瑶舌头已经被拔拔去了,是他亲眼看着聂怀桑让人拔去,自己丝毫不加阻止。

——————一个月前

“二哥,救我,求求你,不要让他们拔我。。。啊啊啊啊啊!!!!”金光瑶话未毕,就被撬开嘴,拔了舌。

蓝曦臣只是静静地看着,看着金光瑶昏了过去。

若不是,金光瑶因伤势过重,以至于连日高烧烧坏了脑袋。聂怀桑也不会放心将人交给蓝曦臣。

————现下

蓝曦臣替金光瑶涂好药,在镣铐周围垫上一圈白布,护着那人白皙的皮肤。拍着他的背,哼着歌,哄着人入睡。

〔下次带个暖炉来吧〕蓝曦臣透过牢房中的小窗户,看着飘飞的雪花。

————苏涉处

『献舍!』苏涉看着原身父母喜极而泣的样子,心下一惊。
“念善啊。。。母亲不反对你喜欢男子,只求你别再伤害自己了”

“阿善,为了一个男人,不值得。。”父亲语重心长地对着苏涉说道。

………无数的话语飘过

苏涉头疼地听着父母的话语,思考着自己的处境。

〔念善。。。〕苏涉若有所思,〔是那个一直追着自己的姑苏门生颜涉啊。。。〕想到这,苏涉手不由一紧。

“父亲,我是否还是姑苏蓝氏的门生”苏涉紧张地问道,只要还是蓝氏的门生,他就有办法救金光瑶,即使金光瑶已身死。

父母皆是一愣,莫不是傻了吧,颜母看向自家夫君。

“是。。”还是颜父有些镇定,回答了苏涉的问题。

〔是吗,那便好。。。宗主等我。〕苏涉心下不由一松,又晕了过去。
  

颜家又乱作一团。。

断更通知 无常[假如敛芳尊再活一次]

不是一天的断更, 而是几天的断更。
抱歉,没实现一天双更的承诺( ̄^ ̄゜)尴尬
要补课,还有十几本作业要写。不想分心,所以明天开始 手机归老妈,每周五晚更新。
抱歉,请原谅。˞͛ʕ̡̢̡,,Ծ‸Ծ,, ʔ̢̡̢˞͛

人物崩得厉害,有些人名是谐音哦哦,找找看。

无常 第十章 入炎阳

感觉人物越写越崩,肿么办(இωஇ )
我不管,瑶妹反正有病。

“我想做。。。宗主的luan    宠。”孟瑶紧张的呼吸喷在温若寒的耳垂。

痒痒的,〔很舒服〕温若寒眯着眼想着,毫不在意那一干人的反应。

孟瑶紧张的拽着袖口,生怕温若寒一个不开心,把他扔道红纱阁中调教,成为一个妓子。

“阿瑶,很聪明,我不想让你的才能被掩盖。”温若寒低着头,咬着孟瑶的耳垂说道。丝毫不管跪着的一众修士。

〔宗主,你这是闹哪样啊?!〕众修士无语,却只能跪着。

“小情,十日之后举办家宴,告知各系宗族入宴。”温若寒不等孟瑶反应,就下了命令给温情。

“是”温情果断地回答。

“阿瑶,晚膳想吃什么?”温若寒眸带笑意地带着人进了自己的住所。

孟瑶还处于思索之中,任由温若寒牵着 ,进去了。

————十日后
不夜天城,处于前所未有的盛宴中。灯火辉煌,歌舞升平,人声鼎沸。

“今日,我幼子温维瑶,认祖归宗。诸位请尽情畅饮”温若寒凭借着高超的修为,向众人说道。

瑶者,美玉也。维,意为护也。护美玉,阿瑶可知否?

————席位上

各支系家主,窃窃私语。

“欸,你听说没,我们的小公子的出身?”温珈好事地问道。

“他不是我们宗主的小儿子吗?”温伊斟了一杯酒回道。

“嘿嘿,这你就不知道了吧”温珈贼笑着,“他啊,可是桃。。。”温珈话未毕,“啊。。。。!!!”一声惨叫就
代替了接下来的话。

同在一桌的各支系家主 不禁倒吸一口气,温珈满嘴是血,舌尖被一双筷子拔了。血淋淋的舌头,掉在了桌上。

“有什么有意思的事,也讲给我和我家小瑶儿听听。。”温若寒拿着一杯酒,牵着温维瑶,款款而来。
 

“各位叔父好。”孟瑶,不,是温维瑶脸上带着三分笑意,向各个家主问好,仿若没看到那血淋淋的舌头。

“禀宗主,不过是些风流韵事,等不上大雅之堂。”温併连忙出来圆场。

“哦!是吗?!”温若寒扫视着桌上的一干人等,眼中带着一分寒意,“温伊。。”

“是的~宗主。”温伊硬着头皮答道。

“父亲。”温维瑶扯了扯温若寒的衣袍,小声喊道。

“怎么了?”温若寒看着小瑶儿的样子,嘴角不禁上扬。

“阿瑶,第一次见各位叔父,理当敬各位叔父一杯酒,不是吗?”温维瑶眨着眼 ,问着温若寒。

“不必,不必,小公子年少,饮酒过多恐伤身。”温町出声回道。天知道,这小公子酒量如何。万一 ,一个不小心醉了,遭罪的可是他们几个做叔父的。

“这。。”温维瑶看向自己的父亲,温若寒。

“既然你叔父都这么说了 ,那么就听他们的,毕竟是一家人。”温若寒拿过维瑶手中的酒,“去找你几个表兄吧。”

“是,父亲”维瑶施了礼,便向温宁那桌走去。

“别再让我听到,一些不存在的事情。”温若寒负手离开。

温伊一干人等,不免腿一软,瘫坐在位子上。




断更通知

因为某些原因,无常[假如敛芳尊再活一次]断更,抱歉。

无常 第八章 伴君旁

“你弄疼他了。。。”温若寒平淡无奇的话语在房中响起,提醒着聂明玦。

“宗主!宗主!”孟瑶从松手的聂明玦处爬向温若寒,满是吻痕的身体暴露在空气中。

聂明玦压制着拔起霸下的冲动,和作祟的刀灵。眼中满是愤怒,望向温若寒,却发现那人眼中没有自己。温若寒双眼中满是柔情,看着爬向他的孟瑶。

“宗主,不要丢下我,不要丢下我!”孟瑶抓着温若寒的衣服,哭着哀求道。

昔日的敛芳尊,不管何时都是一张无懈可击的笑脸。而今却是一脸的惊慌失措,毫无昔日的风轻云淡。或许这才是真正的金光瑶,真正的孟瑶。

聂明玦心中有一种道不明的酸涩,〔终究是我将你推开了,阿瑶。〕提着霸下,默默离开了。

“阿瑶,随我回不夜天,可好?”温若寒抱着颤抖的孟瑶,心情十分愉快,言语中带着一丝难得的征询。

“嗯。。”孟瑶带着哭腔回应着温若寒的询问,在温若寒怀中平复着心情。

————桃夭楼中

孟瑶拉着思思的手,“思思姨娘,桃夭楼就交给你了,母亲那儿也请你多照顾。”

“傻孩子,你母亲那儿,不用你说。只是这桃夭楼,你真的。。”思思带着些许疑惑惑问孟瑶。

“嗯,就当是给思思姨娘的生辰礼物吧。”孟瑶笑得一脸烂漫,“只是这次走得急,还请姨娘向母亲解释清楚,免得母亲担心。。。”言罢从怀中掏出一封信,交到思思手上。

“当真不和你母亲告别。。”温若寒冷漠地问着。

“嗯。。”孟瑶低下头,看不清脸上的神情。他不知道如何去向孟诗撒谎,告诉她,她等了多年的人已经死了。孟瑶不敢面对母亲的哭泣和悲伤。

“在想什么?”温若寒看着一直低着头的孟瑶,有些不悦地问道。

“没,没什么,”孟瑶抬头,结巴地回道。

温若寒看着孟瑶窘迫的模样,心下一动,吻了上去.。看着怀中的人脸色通红,才罢休。

孟瑶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空气,温若寒刮了一下孟瑶的鼻子,“好了,不闹了,我们回不夜天。”

言罢,温若寒抱起孟瑶,御剑飞行,回不夜天。

明天依旧双更。跪求评论ღ(๑╯◡╰๑ღ)

第七章 忆旧情

   温若寒看着受伤的孟瑶,和聂明玦停止了打斗。用灵力探了探怀中的筋脉,还好,无恙。拿出『醉生梦死』的解药,喂了下去。

“如何,阿瑶他。。”聂明玦将霸下收回刀鞘之中,满脸的关切。

“聂宗主,温某和你没什么仇吧?”温若寒将孟瑶放至床上,替他盖好被子。

“额,,,”聂明玦一时语噎,这一世温家虽然十恶不赦,但还没有火烧云深不知处,他也没理由对温家开战啊。聂明玦虽是个正气凛然的人,但也不傻。凭借着刀灵,也只能和温若寒堪堪打个平手,更何况现在。

“阿瑶,我不会放手,等他醒后,去向由他自己定夺。”温若寒不顾聂明玦的回答,自顾自的说着。
反正,〔孟瑶一定会随我一起,不是吗?〕温若寒笃定地想着,不知哪里来的自信。

“好。”聂明玦只能应下,带着些许期待等着床上的人醒来。

————梦景中

“行得正,坐得直,无需去管他人的言语”聂明玦拍着孟瑶的肩膀。

“多谢,聂宗主提点。”孟瑶躬身回答。

“聂宗主,你听我解释。。。。”握着温家的刀,孟瑶惊慌失措地为自己辩解。

————梦境外

   “不要,。。”孟瑶满头大汗,脸色如宣纸一般的白。

聂明玦忧心忡忡地喝着茶,温若寒毫不在意地喝着盏中的酒。一条肉眼无法看见的灵丝缠绕在孟瑶的手腕上,另一端缠着温若寒的手腕,安抚着孟瑶。

————梦境内

    “宗主,轻些。”孟瑶雌伏在温若寒的身下,哀求着。温若寒轻轻地吻着,好似把孟瑶捧在心尖一般。

“别跑。。”聂明玦提着霸下,追赶着落荒而逃的孟瑶。

“聂明玦,我是迫不得已,他们不死,死的就是你。。。”孟瑶一边逃着,一边和聂明玦解释。

“小人,是我眼瞎。。。”聂明玦握着霸下,就是一劈,丝毫不听孟瑶的辩解。

————梦境外

“为什么?为什么?”孟瑶紧皱着眉头,汗珠从脸上滑落。

————梦境内

“娼妓之子,无怪乎此?!”聂明玦满脸厌恶地踹了金光瑶,金光瑶从金鳞台上,再一次跌下。

“大哥,是我爱错了人!”金光瑶抱着聂明玦的头,失声痛哭。

“宗主,你在哪,阿瑶好想你!”已是魂魄的金光瑶低声自语。

————梦境外

“宗主,宗主。。。”孟瑶胡乱地挥着手,在空气中抓着,脸色依旧惨白。

“阿瑶,我在。。。”聂明玦闻言,扔下手中的茶杯,坐到了孟瑶床边,温若寒不为所动。

片刻过后,孟瑶睁开双眼,已是惨白的脸,又白出了一个新层次。

“宗主。。宗主!”孟瑶像只迷路的幼鹿,无措地喊着温若寒。

“阿瑶,你怎么了?”聂明玦掐着孟瑶的双臂,寻问着。

“你不是,你不是”满眼的泪光,紧抓着被子 ,努力地往床角缩去。

“阿瑶。。”聂明玦看着这样的孟瑶,心中满是疼痛。手上不免多了几分力道,毫不顾忌孟瑶因疼痛发出的低哼。

想开车,就怕出车祸 ,想想自己一周之内天天双更的承诺,果断地更了不是肉的文。好歹来几句评论,不求其他,只求评论。(つд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