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殇璃

无常[假如敛芳尊再活一次]

    可能聂瑶,可能温瑶,可能短文,可能长篇,完全取决于阅读人数。



契子

“不甘呐!”,金光瑶在被聂明玦的凶尸拖入棺材的那一瞬时,是满心的不平与怨恨“为何。。。我不过是想让你们正眼看我一眼。。。罢了。。到头来却是这般。。。”
    “呵,大哥,这下你怨可消否?”金光瑶的魂魄蜷缩在棺材的一角,看着伏在聂明玦尸体上的自己,自嘲的说着。回应他的是无边的寂静。。。“其实,阿瑶一直心悦于你,你知道吗?”喃喃自语着,仍是寂静。“不过,这样也好,我能一直陪着你不是吗?”些许苦涩从魂魄的笑脸上显现。。。。别样的凄美。
    时间如手中沙,不知不觉从指缝间流走。聂明玦成了有灵智的凶尸,怨气不再。金光瑶以魂魄的形态沉睡着。醒来的聂明玦看着蜷缩在棺材一角的金光瑶,一种难以言语的感情涌上心头。伸手去触那眉间的一抹丹砂,手却穿过了那魂魄,触到的只是棺中空气。。。。
    “阿瑶”聂明玦低语着,然而金光瑶的魂魄丝毫没有苏醒的样子。“咚咚”传来撬棺的声音,“宗主,我们这样不好吧?万一把金光瑶的恶魂放出来,怎么办啊?”声音有些耳熟,但聂明玦想不起来是谁。
    但是下一个声音却让他震惊万分“不会,我已用识灵司南检查过了,金光瑶的魂魄很稳定,不必担心他会伤害我们,而且还有大哥在,无事。”聂怀桑的声音在外响起,带着些许期待。
    “怀桑。。。”聂明玦念叨着他弟弟的名字,[许久未见,一个撑起聂家很辛苦吧~]聂明玦这样想着,手上却覆盖着一层诡谲的血色薄雾。“轰”得一声,棺材盖已被聂明玦掀起。
    “大哥。。。”聂怀桑看着出现在他眼前的人,不禁红了眼。“怀桑,你长大了。。。”聂明玦本想伸手去摸摸怀桑的头,却发现他已经和自己差不多高了。
      “二位宗主,此处不是谈话之所,还请回宗门”随着聂怀桑来的那个人出声提醒。
    “嗯。”聂明玦淡淡地回应道。“大哥,那金光瑶的魂魄怎么办?”怀桑怀着些许恨意问道。
    “重新封好棺材,等到有什么异样再说。”言罢,便迈着僵直的步履,离开了。“好,听大哥的。”
     “等你醒了,我一定好好待你,不再约束你。”聂明玦想着,随怀桑离去。
    棺中,金光瑶的魂魄睁开了眼,“大哥,这样便好,谢谢你陪我在这棺中四十三年。。。”一滴泪从灵体滑落,随着魂魄的渐渐消散,消失。
    


决定剧情走向的时候到了,是聂瑶,还是温瑶,我说了算。。。。哈哈哈
     

评论(23)

热度(10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