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殇璃

无常 第一章 重生何为?

“不过一个妓女,装什么清高!”尽是嘲讽的语气传入金光瑶的耳中,怒意直上心头,然而身子却疼痛万分,眼前一阵昏暗。

      金光瑶惊讶于自己的疼感,睁开眼看到的却是当年的思思姐。 金光瑶十分疑惑。 不等他细想,大脑传来的疼痛便使他疼晕了过去。    

——梦中

     诺大的炎阳殿中,只有温若寒一人端坐在玉座上,炎阳烈焰的纹路攀附玉座上,在黑曜石的地面映衬下刺眼异常。

一柄玉如意静静地悬在温若寒的前方,一个玉琢的小人在温若寒的手中紧皱眉头,严肃的话语在殿中回响,“你当真如此,可不要忘了后果。” “你在质疑我,是吗!?”明明是疑问的语气,在温若寒口中硬是成了肯定句。

    “不是”掌中的小人吞了吞口水,继续说道“那可是魂非魄散的结果,我只是好心提醒你。”不满地嘟起了嘴。〔真值得你如此〕小人儿暗自嘟囔着。

    “阿瑶,他的心不在我这。。”温若寒的眉梢带着些许柔意。 “那你还。。。”小人儿惊诧地说着。
         “我要让他永远记住我的恩情。。忘不了我。。”温若寒眼梢的笑意更浓。 “但是他最终会怎样,我不敢保证是好的。”小人儿离开了温若寒的手掌,绕着玉如意掐了一段诀。诡秘的符文从玉如意上脱离,到了温若寒的右手食指。

   金光瑶看着在梦中的大殿和温若寒。突然间明白了:那一夜,温若寒在他的眉心一点,是何用意?

     泪缓缓流下,这是他在杀了温若寒后,第二次为他流泪。 “宗主。。。”金光瑶喃喃自语道。

      “阿瑶,是娘不好,呜呜呜呜。。。”女子哽咽地声音在金光瑶耳畔响起。“娘亲?!”金光瑶睁开眼,看到还年轻的孟诗,不由自主地喊道。〔我,这是重生了?!〕金光瑶被孟诗搂在怀里,嘴角些许笑意。

      “如果不是阿娘拖累了你,你早已是世家的公子了!”孟诗搂着金光瑶[此时应该是孟瑶了]心疼地说道。
“娘亲。。”孟瑶抱着孟瑶的腰,用糯糯的童音喊着“给我讲讲父亲吧!”“好,”孟诗拭去眼角的泪,带着哭后的一丝沙哑,徐徐道来。
       孟诗怀中的孟瑶满脸狠毒,双手攥得紧紧的。。〔金光善,我不会放过你的〕〔娘,我既然重活一次,就不会让你有事。。。〕

       几天以后的夜晚,孟瑶看着床上已经睡着的孟诗。他轻车熟路地来找到了孟诗放着珍珠袖扣的匣子。小小的手托着珠子,月光下珠子散着淡淡的光。
 
  孟瑶暗自咬牙。随即,离开了房间。
   
      天微亮,孟瑶手里拿着一袋沉甸甸的银子。〔这些,足够为母亲赎身了〕嘴角带着些许笑意。金光善给的珍珠袖扣,虽然在修仙世家中算不得什么,但在凡尘中却也算得上珍宝。〔只是,该如何向母亲交待呢?〕喃喃自语着,脸上却仍是三分笑意,敛芳尊可不是徒有虚名的。。。
    
一大早 ,跑堂的小二,不,应该是整个桃夭楼的人,都感觉自己还没睡醒〔除了孟诗。。〕。因为他看到平时应该在厨房跑腿的小孩,正坐在鸣音台上抚琴。琴音袅袅,胜过孟诗,楼中乐妓不及其万分之一。老鸨本是不屑,却在看到抚琴之人时,惊诧万分,〔是个好苗子,假以时日定能成为招财之宝。。。〕心下盘算着该如何劝说孟诗让孟瑶登台。
  
  孟瑶眼观六路,注意到老鸨的表情,心一阵冷笑〔鱼,上钩了。〕面上却是一副认真的表情。

    
  
  
  

放假了!我终于从高中这个牢房出来了。。。。。高一党伤不起。。。。。。。
你们是要日更,,,,还是日更。。。自选其一。如果,有天我断更,那说明我开学了。。。。
有什么想看的,直接说。。。。我走得可是温瑶路线哦哦哦!

评论(3)

热度(12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