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殇璃

无常 第二章 明觉自心

不净世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  金光瑶重生的同时,聂明玦也重生了。聂明玦醒来睁眼看到的第一人便是聂怀桑,此是的怀桑还是个孩童。看到聂明玦醒后就是哇哇大哭。

       “大哥,,大哥,你不要扔下我一个人,不要像先祖他们一样死掉啊啊啊。。。。”怀桑哭得涕泗横流。 聂明玦抱着哭泣的聂怀桑,愣了老半天,〔我这是。。。。重生了。。〕大脑才反应过来。  

      “阿瑶。。”聂明玦失声自语道。

     怀桑听着聂明玦的自语“大哥。。。”怯怯地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没事。。怀桑不必慌张。。”聂明玦摸着怀桑的头安慰着。   

       “嗯,大哥”怀桑带着一丝哭腔回应着聂明玦。

        “怀桑,今日功课都完成了吗?”过了许久,聂明玦似是想到了什么,问着怀桑。

        “(⊙_⊙)嗯?!”怀桑一副不解的表情。半晌,才憋红了脸回答到“不曾,我。。我想在这陪大哥。” 

         “大哥无事,去把今天的功课完成。。”聂明玦不悦地说着。

   “好。”怀桑无可奈何地离开了聂明玦的卧房。

     室内独留聂明玦一人,左手揉着紧皱的眉头。〔阿瑶,既然我重活一世,必不让你受辱,也不会让你与温狗再有瓜葛〕,右手狠狠地抓着锦被,周身一股凛冽的杀气。

岐山温家————

   温若寒坐于大殿的玉座上,一手撑着歪着的头,几缕发丝微垂。温若寒闭眼听着殿下几名外家修士的求饶。

    “温宗主,求求您,放过我们吧,我们当牛做马都不会忘不了您的”那几名修士狠狠将头砸在黑曜石的地面,血已是一额头了。然而他们却毫不自知,只求温若寒能放过他们。

    “阿瑶 。。”玉座上的温若寒薄唇轻启,几丝执念由心而生,前世的半缕残魂凭着对金光瑶的执着也随之重生而来。。

   一抹浅笑浮现唇角,“好啊,饶了你们,滚吧!”不屑的语气带着王者的慵懒。

      殿下那几个修士闻言,争先恐后地向着大门跑去。只可惜,脚未迈出殿门,难以置信的表情就凝固在了脸上。“温若寒,你不是。。。”

    “我让你们滚,可不是跑。。。”温若寒撩拨着自己垂下的发,笑吟吟地回答着。

桃夭楼中————
    老鸨难得挂着笑脸对孟诗,“诗诗啊,你家小瑶是个可塑之才,他的琴弹得可是一绝呀!”

    “妈妈,不必多说什么,阿瑶是修仙世家的公子,我断然不会让他等台的”孟诗紧紧捏着帕子,带着三分病意,回绝了老鸨。
   “你,,”老鸨一时无法,一张笑脸瞬间难看起来,正要破口大骂。

    “吱呀”房门被人从门外推了开来。孟诗和老鸨的目光都向门口投去。 “娘亲,虔婆婆好。”孟瑶乖巧地推门而进。

    “小瑶啊,来得正好,婆婆正好在和你娘亲商量你。。。”“妈妈,请你出去!”孟诗撑着虚弱的身子硬是老鸨的话打断了
     “你。。”老鸨指着孟诗的鼻子,正要骂。衣角却被孟瑶扯起,“虔婆婆,有什么事等我娘亲好些再说行吗?”语气满是哀求,但看向老鸨的眼神却不是。

“好好。。”老鸨看着孟瑶对自己使的眼色[请自行脑补]又带着一脸笑意离开了。

“阿瑶,虔婆婆不论说什么,你都不能答应她,知道吗?”孟诗看着为自己端来药碗的孟瑶心疼地叮嘱道

   “嗯,知道了,娘亲”说完孟瑶冲着孟诗甜甜地一笑,“你快休息吧,身体要紧。”帮孟诗掖好被角,孟瑶陪着孟诗,坐在床榻旁。

   俄頃,孟瑶轻轻关上房门,向虔婆婆的房间走去。


是温若寒先见到阿瑶,还是大哥先见到三弟,呵呵。我——不告诉你。。。。

评论(1)

热度(13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