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殇璃

第七章 忆旧情

   温若寒看着受伤的孟瑶,和聂明玦停止了打斗。用灵力探了探怀中的筋脉,还好,无恙。拿出『醉生梦死』的解药,喂了下去。

“如何,阿瑶他。。”聂明玦将霸下收回刀鞘之中,满脸的关切。

“聂宗主,温某和你没什么仇吧?”温若寒将孟瑶放至床上,替他盖好被子。

“额,,,”聂明玦一时语噎,这一世温家虽然十恶不赦,但还没有火烧云深不知处,他也没理由对温家开战啊。聂明玦虽是个正气凛然的人,但也不傻。凭借着刀灵,也只能和温若寒堪堪打个平手,更何况现在。

“阿瑶,我不会放手,等他醒后,去向由他自己定夺。”温若寒不顾聂明玦的回答,自顾自的说着。
反正,〔孟瑶一定会随我一起,不是吗?〕温若寒笃定地想着,不知哪里来的自信。

“好。”聂明玦只能应下,带着些许期待等着床上的人醒来。

————梦景中

“行得正,坐得直,无需去管他人的言语”聂明玦拍着孟瑶的肩膀。

“多谢,聂宗主提点。”孟瑶躬身回答。

“聂宗主,你听我解释。。。。”握着温家的刀,孟瑶惊慌失措地为自己辩解。

————梦境外

   “不要,。。”孟瑶满头大汗,脸色如宣纸一般的白。

聂明玦忧心忡忡地喝着茶,温若寒毫不在意地喝着盏中的酒。一条肉眼无法看见的灵丝缠绕在孟瑶的手腕上,另一端缠着温若寒的手腕,安抚着孟瑶。

————梦境内

    “宗主,轻些。”孟瑶雌伏在温若寒的身下,哀求着。温若寒轻轻地吻着,好似把孟瑶捧在心尖一般。

“别跑。。”聂明玦提着霸下,追赶着落荒而逃的孟瑶。

“聂明玦,我是迫不得已,他们不死,死的就是你。。。”孟瑶一边逃着,一边和聂明玦解释。

“小人,是我眼瞎。。。”聂明玦握着霸下,就是一劈,丝毫不听孟瑶的辩解。

————梦境外

“为什么?为什么?”孟瑶紧皱着眉头,汗珠从脸上滑落。

————梦境内

“娼妓之子,无怪乎此?!”聂明玦满脸厌恶地踹了金光瑶,金光瑶从金鳞台上,再一次跌下。

“大哥,是我爱错了人!”金光瑶抱着聂明玦的头,失声痛哭。

“宗主,你在哪,阿瑶好想你!”已是魂魄的金光瑶低声自语。

————梦境外

“宗主,宗主。。。”孟瑶胡乱地挥着手,在空气中抓着,脸色依旧惨白。

“阿瑶,我在。。。”聂明玦闻言,扔下手中的茶杯,坐到了孟瑶床边,温若寒不为所动。

片刻过后,孟瑶睁开双眼,已是惨白的脸,又白出了一个新层次。

“宗主。。宗主!”孟瑶像只迷路的幼鹿,无措地喊着温若寒。

“阿瑶,你怎么了?”聂明玦掐着孟瑶的双臂,寻问着。

“你不是,你不是”满眼的泪光,紧抓着被子 ,努力地往床角缩去。

“阿瑶。。”聂明玦看着这样的孟瑶,心中满是疼痛。手上不免多了几分力道,毫不顾忌孟瑶因疼痛发出的低哼。

想开车,就怕出车祸 ,想想自己一周之内天天双更的承诺,果断地更了不是肉的文。好歹来几句评论,不求其他,只求评论。(つд⊂)

评论(4)

热度(83)